相关文章

太惊艳了!他们花了两年,在中山大道变了个魔术……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zsjaxf.com/

今天的中山大道,干净敞亮,充满了复古范儿

一个月之前的中山大道,还没有今天的干净敞亮。蓝色的围挡将道路一分为二,围挡外,人流伴随着沿街店铺的音乐,缓缓行进,汹涌喧嚣。围挡内,是另一种热闹。

刺啦啦的焊接声,吱吱吱的钻孔声,咕噜噜的手推车声……声音混杂在飞扬的尘土里,有一种金属般的尖冷。

靠近建筑的一侧,十几个帐篷一字儿排开,是工人们的住处;再往路中间走,就是步行道;马路中间,几台挖掘机还在忙碌地工作。

工人们的住处

七八百米的路面上,每隔几米就堆起半人高的砖堆,聚集着几十名工人,他们负责中山大道改造的最后一道工序——铺设地砖。

>>>铺砖也是技术活儿

颜师傅来自仙桃,沉没寡言,在采访的时间里,一直闷着头干活儿。

别看铺砖事儿不大,可也是个技术活儿。

前期各种工程车走来走去,地面上早已经摞了不知多少层水泥浆。在铺砖之前,颜师傅要先把地面打打平,用锤子一点点把干结凝固的水泥给敲下来。

铺砖的时候,先均匀地抹上一层水泥,然后靠着控制线放上地砖,和之前铺好的砖紧紧挨在一起,用锤子小心地敲平,还要撒上点沙子填缝。每天跟砖打交道,颜师傅的手就连干裂的纹路里也藏了些水泥。

200毫米*400毫米的火烧板,全是花岗岩,比一般的道路用砖厚了许多,一块就有50斤重,要一块块人工铺起来。这还算轻的,再往旁边看,是盲道,同样是火烧板,一块就有130斤重。

我问颜师傅一天能铺多少砖,他轻描淡写“差不多一百七八十块吧”。一天170块砖,一块砖50斤,一天就要负重8500斤……

>>>爱耍酷的张师傅

这天恰逢寒潮,街上的人都裹着厚厚的棉服,旁边活水泥的张师傅却依旧是一件短袖T恤——“不冷啊,干活儿,热。”

张师傅见我好奇,边铲沙边说,“这水泥要求两斗沙一斗泥”。沙多了凝固度就不够,水泥多了又会板结。他随身带着一个用旧了的安全帽,随时准备用来盛水泼在水泥上,保持湿度。

张师傅只有44岁,脸上的皱纹却很深,是个资深工人了。之前在云南干了五六年,还学会了云南话,至今都没丢。今年为了离出嫁的女儿近一些,张师傅回到了湖北,“以后可能就在武汉了”。

下午四点左右,张师傅坐到一边,抽起了烟。看我拍他,还特意摆了个酷酷的造型。

工期紧张,就连下雨天也没停过工,一天干10来个小时,也就这个时候能稍微休息下了……

>>>把砖铺得跟幅画一样

48岁的许师傅来自仙桃,是40多个工人的小包工头。

除了跟老乡们一起铺砖,他每天还要拿着一根红色绳子在工地上走好几遍。

和追求天然之趣的东湖绿道相比,中山大道的步行道要求砖与砖之间横平竖直,讲究一个“规整”,项目要求地面平整度达到95%。用许师傅的话来说,就是得“铺得跟幅画一样”……

许师傅检查的时候就会掏出一根红色尼龙绳,和另一个师傅一人扯住线绳的一头,各绑上一块石头,拉直,就是一个“硬杠杠”。一排十几块砖都要严格按照这条控制线来,高度、宽度相差一分都不行。

工程进行到后期,工地的围挡开了几个口子方便行人进出。对铺砖的工人来说,却是个麻烦。

如果水泥还没干,就有路人一脚踩了上去,或者什么手推车之类要借道,把地砖给压下去了,就只能重新返工。这样的事情,一天总会遇到几次。

一块砖被路人踩了下去,只好把半固定的砖撬出来,重新铺

>>>中山大道上的工人

2.7公里长的中山大道上,这样普通的农民工还有很多。

汉口水塔的裙楼被脚手架、隔离网兜起,焊接的火花四溅;

地铁江汉路站F出口处,一些工人正在打磨地铁站外墙用的大理石外挂瓷砖;

原来江汉路天桥处,几名工人正在对中国银行的外立面进行最后修整……

今天,中山大道时隔两年重新开街,整条街干净爽朗;世界级景观东湖绿道正式开放,武汉人有了散步吸氧的好去处;地铁6号线、机场线、武汉首条BRT开通,出行更加便捷……这些工人们也已经转战其它工地,接了新任务。

武汉每年的外来务工人员约200万,他们分布在各行各业,尤以建筑工地居多。这些人,从一砖一瓦做起,实现武汉人城市建设的梦想。

今天,当你在中山大道流连忘返的时候,别忘了,曾经有一些不留名的老乡在这里洒下汗水。